top of page
  •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笑住喊》


最初得知這首歌推出,是看到為此曲填詞的林海峰,在社交平台以模仿Wyman的筆觸,分享這份《笑住喊》的歌詞,還幽自己一默說,今年終於有人找他寫歌。


初看林海峰與Gareth. T 的組合,感覺頗為新鮮,兩者好像沒甚麼共通之處,但當聽過這首《笑住喊》,再想起Gareth. T 前作《勁浪漫超溫馨》(黃偉文填詞),就覺得兩首歌的入詞方式,都相對來得比較口語化。


說起來,其實《笑住喊》這個歌名,本身就已經頗有延續《勁浪漫超溫馨》的味道,兩個歌名同樣屬於較為生活化的日常用語,未聽已經先予人有種親切感。


「就算現實係苦 用熱淚⾯敷 唔開⼼咪死撐

唔該收聲真荒誕 叫眼淚勇敢狂喊

流完悲傷會散」


就算喊,都要笑住喊。身處這個相對令人較難樂觀的時代,聽這首歌也像是為自己注入些正能量,哭過喊過又再繼續向前走。


好些歌詞聽來亦教人會心微笑,例如「快樂做⼤喊包」與「快樂盡⼒喊飽」,「喊包」與「喊飽」之間的玩味,頗能將廣東話的精髓融入歌曲之中。


聽到「年年叱吒要喊」這句,自不然會想起填詞的林海峰,每年在叱吒頒獎禮的個人演出,而「男⼈濕濕眼」的歌詞,又讓筆者想到林海峰年前與眾星合唱的《男子組》,從當時的「振振兩臂/拍拍背肌」,來到這首歌裡的「濕濕眼」,彷彿蘊含著某種麻甩佬才會懂的男人浪漫。


另一個自覺有趣的部分,是聽到歌曲裡出現的「哥本哈根」。提起這個位於丹麥的城市,不知道會否讓樂迷隨之哼起《哥本哈根的另一個我》,不過筆者聯想起的歌曲,是林海峰為自己創作的《蛋撻》,裡面的歌詞也曾寫過另一個歐洲之地「曼城」。


或許這亦非詞人的刻意安排,但將這兩個海外城市串連起來,從上次的曼徹斯特來到哥本哈根,讓人有點好奇,下首林海峰詞作會否又再提及哪些歐洲地方。


還有一個關於這首歌的瑣碎事,想在這篇文章跟大家稍作分享。話說某次在看足球評述員馬啟仁的facebook,提到足球生涯來到尾聲的法國球星列貝利,想不到竟也看見《笑住喊》這個歌名。


征戰球場二十多年,來到人生最後一場職業球賽,憑著一個足球,列貝利充滿磨練的人生,來到足球生涯的尾聲。馬啟仁在那段簡短的文字寫道:「出生就被遺棄,兩歲遭遇車禍,面部嚴重破相,成長飽受欺凌...尋晚last淚灑球場,但係應該笑住喊,因為所有球迷都好唔捨得佢...」


看到這個貼文的時候,剛好在聽Gareth. T 的《笑住喊》,不知道Keyman是否也因為聽過這首歌,因而在列貝利結束球員生涯後有所感觸,連隨寫道「笑住喊」的句子。


當然,可能不過只是興之所致而想起這個描述,但若由此引申,也可見「笑住喊」確是很能融入日常用語的字眼,也令筆者想到,一個人會在甚麼時候「笑住喊」呢?


或許,當中少不免總會有所感觸,然而想到自己既然已經付出所有努力,縱有感觸也沒半點遺憾,大概這就是「笑住喊」的精髓所在吧。


《笑住喊》

作曲:Gareth. T

填詞:林海峰

編曲:Gareth. T 、Teddy Fan、Enoch Cheng

監製:Gareth. T 、Teddy Fan、Enoch Cheng

主唱:Gareth. T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85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