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手捲煙》



最近,終於入場看了本地電影《手捲煙》。


唔講一,唔講三,講義;唔講風,唔講雨,講雷。


一向喜歡以江湖題材為主軸的電影,這套更蘊含濃厚的舊香港情懷,很多東西雖沒明言,卻讓人想起當下的無力。


華籍英兵關超(林家棟)與南亞古惑仔文尼(Bipin Karma),在重慶大廈的一次偶然相遇,亦為他們奮力掙扎生存的故事揭開序幕。


兩人從起初的互相利用,到經歷各種患難後,彼此分享同一捲煙,關超將自己的煙盒送贈文尼那幕,見證江湖亂世,尚有情義的可貴。片尾連場「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廝殺後,與電影同名的主題曲隨之播放。


「捲一手 點一口

滯留還是念舊

熄滅也可吹走」


那種對時代的怒吼,對命運的感慨,讓身在戲院裡的筆者,想起Beyond的《灰色軌跡》。


尤其「時代與唏噓」的這句歌詞,似在呼應後者的「我已背上一身苦困後悔與唏噓」。


美好的時代,一早已回不去了,殘留的就只有一身唏噓,然而為了繼續求存,我們還是得努力掙扎,就如電影裡的關超與文尼。


至於為何要起用「手捲煙」作戲名,首次執導的陳健朗曾在訪問說過,花點時間手捲煙絲,稍微放慢節奏,看待事情的角度也不再相同,而將沾了口水的煙傳遞給身邊人,本身亦是一種信任。


雖以當前的疫情標準來看,這樣似乎有點不太衛生,但也正好反襯得出,如非認證對方是「自己人」,誰願意冒著風險分享唾液?


電影裡,關超最初明知對方叫文尼,依然要叫他「差仔」,直到最後彼此卻成為了「自己人」,兩人可以分享同一捲煙。利益背後,仍有情義,大概這也是導演想表達的主題。


看著林家棟與Bipin Karma的演員互動,想起自己最近因緣際會地,也跟好些南亞青少年相處過,得知他們原來也有聽說知道這套電影。


從香港人的角度來看《手捲煙》,相關影評確實看過不少;但從南亞人的角度來看這部電影,又會對劇情有甚麼評價?其中的情節又可會讓他們感到冒犯?可惜他們還沒入場看,有機會的話,真想聽聽他們對電影的看法。


《手捲煙》

作曲:Mike Orange、孫國華/填詞:MC仁/主唱:孫國華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56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