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倩妤@_musicplayground

[加料音樂]關於浪漫(一)

和好朋友閒談,她問及關於本人的自我簡介的「浪漫到一起惹絕症」的來源,那是Wyman寫給陳奕迅的〈無人之境〉的一句歌詞,我的原意是借助歌詞去表達典型雙魚座的浪漫特質。(誤)

說到浪漫,不能不提及我kkbox 2020年歌單裏的〈我在切爾諾貝爾等你〉,聽了不下幾百次,除了因為本身是麥浚龍的超級歌迷,也是因為太喜歡他製作的The Album音樂專輯,還有Bert 的動人旋律、美麗的故事和Wyman 的歌詞。

故事中的男女主角董折和浦銘心,相識在年輕17歲,他們曾經跟對方約定在切爾諾貝爾見面。之後兩人經歷了很多風風雨雨,曾經相愛、傷害和分開。誰不知幾十年後,董折對浦銘心還是念念不忘,對於這段纏繞一生的關係,他選擇「不捨不棄」,他認為「繼續愛也是某種傳奇」。

17歲時許下的承諾,董折一直記掛在心,還為了履行承諾,甘願遠赴切爾諾貝爾,雖然帶著很多未知,他仍然期待和浦銘心重遇,甚至再次相愛。

「如若有天這城又見白灰飛鋪千里,旁人在四竄,我們留在這地。」

他幻想到就算當地危機四伏,四周旁人紛紛慌忙逃走時,他和她也會堅持留下,互相守護,陪伴彼此。

「情願抱著你,同享這毒氣,誰又希罕有生機。」

Wyman 以一貫作風,即便死都要愛,就算死都要浪漫到底的態度寫了這一句,跟〈無人之境〉的「一起惹絶症」 一樣,這首歌的「同享這毒氣」同樣震撼。

整首歌出現了很多「等你」,在這個時代,一個人等待一個人,本來已經是一件極其浪漫的事,而為着年輕時許下的承諾,選擇留在一個充滿毒氣、輻射和具有爆炸危機的地方去等待另一個人,那不是浪漫是什麼?那份轟天動地的深情簡直是一種近乎病態的執迷和依戀。

或許,浪漫之最是建構整個故事的麥浚龍。不說不知,他也是雙魚座,更和我同月同日生的。(誤)

撰文:連倩妤@_musicplayground

圖片來源:〈我在切爾諾貝爾等你 〉album art

作者簡介:典型的雙魚座,可以「浪漫到一起惹絶症」,愛廣東歌,愛游手好閑和發白日夢,愛海但怕水。

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