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難道我還未夠難》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旋律很容易就令人記住,加上副歌相當點題的幾句歌詞,很快就已成為自己偶爾會哼唱的歌曲。


沒有密密麻麻的歌詞,曲式相對來得簡單,或許也是這些原因,身邊人第一次聽的時候,還以為這首歌是舊曲翻唱。


如此一說,又有點想起千禧年代,那些瑯瑯上口的流行曲。


不過,稍稍認識Mischa的樂迷,都會知道她曾修讀聲樂,當時主修的更是古典音樂。


年前Mischa宣傳歌曲《一對一》,也就是推出「水質女生戀愛連續劇」系列歌曲的時候,筆者有幸跟她訪談過一次,當時的她,還沒參加《全民造星III》。


在那次訪問裡,Mischa提到自己的古典聲樂底子,曾經讓她陷入「唔上唔落」的樽頸位。


這又讓筆者聯想起Mischa的第一首派台歌《孤單的貝多芬》。那陣子好像常常在巴士播放的電視節目裡,看到這首歌的MV,聽著那幾句「浪漫就是這份勇/最孤單/貝多芬」,覺得幾型,也因此知道了樂壇有位叫葉巧琳的新人。


不過,後來或是際遇的關係,Mischa的歌唱事業好像有點停滯不前。


記得有次跟某位友人提起她,對方所用的形容詞是「半紅不黑」,有實力卻總是紅不起,大概這亦如歌者所言,陷入了「唔上唔落」的樽頸位。


看到她經歷《全民造星III》的洗滌後,彷彿整個人也得以重生,《浸浴》一曲讓更多人認識了她,浮沉多年,音樂事業似乎終於迎來突破,這次派台的《難道我還未夠難》,更成為她個人首支三台冠軍歌,漫長等待,好像終於得到收成,多少也替她感覺欣慰。


「難道我還 未夠難/

每天生還 已是極難」


以自身入行經歷作為題材,歌曲同時反映了艱難時代的當下,單是這兩句歌詞,足夠讓抗疫(或抗逆)疲勞的大家找到共鳴。


兩個「難」字,出現在同一句的歌名,稍稍不同的音調,一個是「難道」的意思,一個則意指「困難」,也像是詞人Wyman的小小文字遊戲,感覺亦與他另一首填詞作品《一表人才》裡,這句「我過得並不好/但是我會活著」,有種遙距呼應的感覺。


有趣的是,歌詞與歌名雖然充斥著「難」,但林奕匡創作的旋律卻又來得平易近人,沒有太多賣弄或花巧元素,配合歌者將自身經歷淡淡演繹,這份簡單,更確切來說,其實有點反璞歸真的感覺。


「就是有眼的天 已盲

也已經盡力並無偷懶

不可喪失笑顏

要確信我未來很璀燦

帶倦期盼」


兜了一個大圈,縱使前路艱難,但只要仍有機會,先盡力做好自己,再期盼明天的來臨,或許也能像歌者般,守得雲開見月明。


在上述提及的訪問裡,Mischa最後曾經這樣說過,「其實我最希望的,是香港人可以聽返香港人製作的音樂」,如今看來,似乎也達成了她的這個目標呢。


《難道我還未夠難》


作曲:林奕匡

填詞:黃偉文   

編曲:Ariel Lai@emp

監製:Edward Chan、Ariel Lai@emp

主唱:葉巧琳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125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