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蛋撻》



離散年代,關於離別的廣東歌,偶爾就會出現一首,好像最近推出的這首《蛋撻》。


初聽這首歌,是連著林海峰親自執導的MV來聽。葛民輝飾演的客貨車司機,載著不同乘客前往機場,並在這段身於香港的最後時光,為他們送上一盒蛋撻。


梁雍婷則飾演那位離港在即的乘客,當吃到那盒放在客貨車裡的蛋撻時,終於按捺不住眼眶的淚水。


後來,MV裡的葛民輝想為每個離開城市的乘客,在這段最後車程裡送上一盒蛋撻,更講究得為此不斷鑽研,甚至還拜師學藝。


「做最香香香香 酥皮蛋撻

用最港港港式 古傳手法」


其實個人不算得上很喜歡吃蛋撻,但這種因為港式食物而有所觸動的感覺,多少都能明白。即使MV裡面沒有任何對白,但那份離愁別緒,足以教人感同身受。


每件蛋撻看似微小,也絕非甚麼昂貴食材,卻是這些最地道與最日常的食物,往往教人憶起「家」的感覺,連隨喚起某些近乎遺忘了的感覺。


「一夜間

新北曼城

臨送別最後散水餅必吃」


以蛋撻的味道串聯歌曲,聽到歌詞裡這句「新北曼城」,想起曼徹斯特也是不少港人移英的熱門城市。


明明並非一首講足球講英超的歌曲,幾年前確實不會想像得到,「曼城」居然也會在廣東歌的歌詞裡出現。


食物,曼城,移民,香港...好像有間頗為有名的大排檔小店,最近也正式落戶當地,以港式味道的美食,讓海外港人緩解思鄉之情。


聽著這首《蛋撻》,也想起林海峰的舊作《彭小姐》,感覺兩首歌有種無形之間的延續。


《彭小姐》的主角是末任港督彭定康女兒,歌曲表達對他們離開的不捨之情;《蛋撻》則以港式味道喚起離散者的思鄉之情,箇中的離愁別緒,縱然對象不同,卻源自異曲同工的原因。


有趣的是,蛋撻與彭定康亦有種密不可分的關係。隨著時代更替,《彭小姐》的二十多年後,又有了這首《蛋撻》。


「黃偉業 劉瑪莉

來約定重聚某天見

蛋撻香不變」


也不得不提以上幾句歌詞,這又讓筆者想到在達明一派的《今天應該很高興》裡,「獨自在美洲」的偉業,與「現活在澳洲」的瑪莉。


不知偉業與瑪莉此刻是否安好,但正如電影《浪跡天地》的名句:「我們不說永別,只會說在路上再見。」


說了再見,約定再見,就會再見,筆者也是如此深信的。


《蛋撻》


作曲:何秉舜

填詞:林海峰

編曲:何秉舜、雷柏熹

監製:何秉舜、雷柏熹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24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