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自毀的程序》



承接對上一首《離別的規矩》,柳應廷最近推出該系列的第二部曲《自毀的程序》,以男主角埋藏內心深處的記憶為主題,自己聽過一次就很喜歡。


延續前作的故事,上一首歌出現過的人與物,在《自毀的程序》MV裡亦再度登場。


逃避面對關係的過失,讓男主角因此而沉淪在自責、恐懼、難過的感覺。當對方已從傷口逐漸復原過來,不斷選擇逃避的男主角,卻被困在漩渦中無法自拔,世界轉動如常,只有他在原地踏步,這從歌名「自毀的程序」,大概也可想像得到。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自從年前某套熱播的日劇,大家對這個說法都不會感到陌生,然而在阿Jer這首新歌裡,「逃避」所帶來的弊處與傷害,那句為人熟知的匈牙利諺語,很明顯並不適用於此。


男主角因為逃避自己的內心,慢慢將這種怨恨與負面情緒,推及周遭的各種人與事,愈走極端,步向自我毀滅。其中幾句頗為深刻的歌詞,來自第二段的開首:


「曾願望共你可

夢幻地 旅居

看懂 枯山水

奈良 和京都

最終 也沒去」


「枯山水」的概念,常見於日本庭園,字面意思為「乾枯的景觀」,以砂代水、以石代山,代表著一種最純淨的狀態。


除了以上引述的歌詞外,從「枯山水」而引申而來的詞彙,其實也散落在整份詞作,例如京都、山長水遠、庭園、碎石細砂,以及「見山水不似,山水枯乾了」等等。


這些字眼,亦令筆者想起之前曾經在別處看過、來自某位花道家創作的藝術品。


石頭與沙粒雖是靜止的,但人心所動,構成了兩者的互動。藝術家以乾枯的樹、草,展現作品的荒涼感,同時卻藉活生生的水仙花,帶出即使身在「枯」的環境,當中或許仍有生命的氣息。


有機與無機,植物與石頭;黑與白,生與死,將藝術作品的這些元素,放回阿Jer的這首《自毀的程序》,當男主角只懂利用藉口不斷逃避,另一方已從昔日的傷口痊癒。這種強烈對比,跟自己看過的那件藝術創作,因「枯山水」的概念多少有點相似。


雖然它們各自表達的情感,未必能夠完全對應得到,但卻讓筆者聽這首歌時,因找到彼此的連結而有著另外趣味。


作為系列的第二部曲,《自毀的程序》的歌詞與MV,似乎亦已為下首歌的故事發展,留下一些端倪與線索。看到此曲的文案最後如此寫著:


「掉進深淵之際,遙望故居那朵向日葵,你想起曾跟她討論過,在枯山水庭園內,那些由碎石刻劃出來的直線和曲線之關係。依稀記得她說過:『無規矩不成方圓』...


既然第一部曲叫《離別的規矩》,如果之後同樣採用五個字的歌名,就讓我們期待一下,下首新歌會否包括「方圓」這兩個字?


《自毀的程序》

作曲:何家銘

填詞:小克

編曲:王雙駿

監製:王雙駿

主唱:柳應廷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27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