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無可救藥的浪漫》



踏入十二月,又是全年回顧的季節,在年尾各大樂壇頒獎禮舉行前,本年度這個欄目的最後幾篇,也就分享一下個人喜歡而未寫的廣東歌,順道為自己這年聽過的新歌作個整理盤點。


這首《無可救藥的浪漫》,好一陣子以前已經想寫,最近在深夜時分的行車途中,再次聽到張進翹(Manson)的慵懶歌聲,依然對此不減喜歡。


對於Manson的第一印象,是經常聽到同事說他「好靚仔」,直到《今天我不想做嘢》,才算真正認識了這位新人。比起前作,個人更喜歡《無可救藥的浪漫》。


感覺這首歌,很適合在夜闌人靜,一個人的乘車路途上,靜下心來去聽。


說不出具體的原因,但在這種環境靜聽的話,卻會引發內心很多想像。


這種感覺,或許亦如周耀輝在歌詞裡反覆寫道:「只需要想像/只需要想像/只需要想像」。


面對城內的各種陰霾,周耀輝在其他訪問裡說過,「要繼續認為自己有權力去參與這個社會、這個城市、這個公共地方,有權建立我們的想像」。


不知道周耀輝這番說話,與創作Manson這份歌詞的關係有多直接,但亦隱約可見詞人對於「亂世下仍然願意想像」這回事,有多重視。


不過,說來有趣,第一次聽這首歌的時候,比起歌詞,更為留意的反而是其旋律。


聽了差不多將近兩分鐘,才首次出現副歌的旋律,好像也不算很常見,那種層層進遞的感覺,亦構成特別深刻的印象。


「愛要愛到天天愛著/

信要信到天天信著/

我要我有希望活到我心上/

走過亂世 各有各去掙扎向上/

我帶你去感覺至上/

只用浪漫 不必救藥/

只用浪漫 不必救藥」


反覆出現的字詞,配合遞進的旋律,讓曲詞縈繞在腦海之中,久久未散。


特別喜歡這兩句歌詞:「愛要愛到天天愛著/信要信到天天信著」,簡單的用字,意義卻深遠。堅持自己所愛的,堅守自己所信的,這份純粹,正是亂世中的一點浪漫。


《無可救藥的浪漫》

作曲:林二汶/填詞:周耀輝/主唱:張進翹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3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