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日光漂白》



《白日之下》上映個多月來,在社會持續引起不少迴響。故事改編自真實事件,電影讓人看得沉重,戲中對於偵查小組以及記者這門職業,未來還會存有多少生存空間發展的敲問,同樣教人感到無力。


電影取材與演員演出固然令人深刻,其音樂部分也為劇情增添不少餘韻,創作配樂的朱芸編曾在映後談分享,配樂全部採用了真樂器進行錄音,希望藉著樂手們人性化的演奏,讓觀眾感受到每個畫面的情緒。


除了創作電影配樂,朱芸編亦為電影創作主題曲《日光漂白》,並由周耀輝填詞、黃妍主唱,最近筆者在高先電影院欣賞另一部戲,入場前也聽到影院外反覆播放著這首主題曲,由此亦不自覺聯想起戲裡某些情節。


「誰能相信更好嗎

能陪我相信更好嗎

夢想偷偷因白日而留下」


與首次獻唱電影主題曲的黃妍,談及這首《日光漂白》的製作點滴,Cath說在大銀幕聽到自己的作品,感覺神奇且感動,並提到導演簡君晋最初找她演繹電影主題曲的緣由。


「其實我在疫情期間才開始成為一個影迷,每天可以看幾部電影,片尾聽到歌曲就會回想戲裡很深刻的畫面,或是有些對白在腦海浮現,所以一直很想有機會唱電影歌。導演也有說過,這次找我是因為知道以前我讀新聞系,intern時也做過記者,加上我唱歌的作品,也有很多人文關懷的元素,例如他曾提及講腦退化症長者的《無聲浪》。當我看過電影,覺得它很有被大家知道的意義,既然我不懂演戲,不如就幫忙唱好這首歌。」


連同錄音前觀看過的試片,Cath說至今已前後欣賞過《白日之下》四次,每次看罷都發現戲中角色的情感愈發濃烈,留意的細節也會看得愈加仔細。「起初最有感覺的部分,是John哥(姜大衛)給Jennifer(余香凝)戴帽那幕,後來發現戲裡很多不同角色之間,都存有一份愛,有一份情,例如Jennifer的角色為何會與媽媽吵架,背後存在的就是一份愛,又或者兩位老人家那種友情,第一次觀看的時候感受未必太深,但當再仔細欣賞,自己的反思也會更多。」


談到與歌曲的創作團隊,Cath說這是她與朱芸編首次合作,連同填詞的周耀輝,都是在極短時間內完成創作。縱使音樂上的準備時間不多,但將戲裡的感覺投放在歌曲裡,配以周耀輝那些很到位的歌詞,Cath說錄製起來也算容易,然而當整個歌曲創作團隊現身錄音室,還是讓Cath緊張得唱錯歌詞。


「錄音那天,耀輝也有來,曲詞編監全部都在這裡,一開始我就覺得很緊張,然後我還唱錯了耀輝所填的詞,將其整句歌詞意思倒轉,最後忍不住在錄音室大叫,耀輝我對你唔住!」


雖然如此,周耀輝的出現還是讓Cath感覺溫暖,亦令她想到戲裡的John哥如何安慰余香凝。「因為我是從余香凝的角度,並抽取箇中的情感去唱這首歌,耀輝彷彿就飾演著John哥的角色,以其文字發揮溫暖安慰的功效。」


「唔好為咗做啱一件事而內疚」,是姜大衛飾演的通伯,在電影尾聲給予余香凝(曉琪)的勸勉,也是自己印象很深刻的對白。

當殘疾院舍的監管問題與非人道狀況,經過報導而徹底曝露於日光之下,曉琪得到的卻盡是院友們的咒罵與不屑目光。「唔好為咗做啱一件事而內疚」,通伯這句說話,為曉琪帶來一份救贖,同時也說進筆者的心坎裡,也提醒了我們無論當下的所作所為,到頭來會換來甚麼結局,最重要還是能夠問心無愧。


「逛著橫街 將走到尾站

背著回憶 將得到接納

趁著餘生 將安於心裡清白 會嗎」


《日光漂白》

作曲、編曲、監製:朱芸編

填詞:周耀輝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11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