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我這樣活了一天》



最初聽到這首的主題曲,其實還沒曾看過電影,不過已挺喜歡歌曲那種淡淡然的感覺。


早已打算要入場欣賞電影,但直至看過Sammi在本屆金像獎頒獎典禮,十度提名終於憑此片榮登影后,才找到空檔到戲院觀看這部讓她封后的港產小品。


只有九十多分鐘的片長,卻像訴說了天美姨姨(鄭秀文 飾)的一生。兒子因心臟病離世,成為寄養家庭照顧小孩,是她的人生最大寄託。


然而,這些孩子終究只是寄養,散聚有時,也輪不到自己控制。一個接一個,來來去去,剛培養了感情,卻已差不多來到分離的時刻。仿似過客般的存在,卻留下了歲月的痕跡,在戲院再次聽到這首主題曲,又是另一番的感觸。


「每天 清水一般偶遇後流過

留下幾多的貢獻能慶賀?

也許 活著並未閃爍過花火

誰在心中閃照過仍清楚」


或許,我們都是彼此生命中的過路人,縱然短暫停留,但能共聚同一空間,想必亦是某種緣分使然。離開戲院,反覆思量劇情與歌名,感覺天美姨姨的一生,就像被濃縮在歌曲裡的「一天」,日復日,月復月,年復年,所謂的日常,就是從無數的奇蹟累積而成。


「活 為過一天

循環在生息中應變

要奮鬥為誰奉獻」


可能沒有甚麼特別,但這些看來平淡無奇的日子,整合起來就成為了我們的人生。為《我》作曲的江逸天,也負責了這部電影的配樂,無論是歌曲本身,抑或貫穿劇情的音樂,都予人有種反璞歸真的感覺,好像有過不少歲月的歷練,如今帶著洗盡鉛華的純粹,在人生暮年慢慢說回自己的故事。


聽著Sammi的演繹,平淡之中卻帶點餘韻,好像透過歌曲告訴聽者,人生就是這樣走來,日子就是如此度過。大概就是因為這種淡然,讓筆者看過電影後,更加喜歡這首主題曲。


比較有趣的是,Sammi在這句「也許/活著並未閃爍過花火」,將「爍」唱成「溺」的發音,由此想起許多年前的《霧之戀》,亦曾有過一句被唱成「溺」的歌詞:「海邊一顆小星星/或睡或現閃爍不停」。


印象之中,這個「爍」的正音好像讀「削」,後來發現原來有個叫「異讀字」的概念,就是將此讀成「削」與「溺」,兩者也是相通的。


想來,如果「爍」的發音變成了「削」,除了令原本的句子變得唔啱音,反而更會影響全句的聲調起伏,講到尾,音樂最講求的,還是一種感覺。

Sammi在戲中自然流露的演技,為她贏得第一座金像影后,只是今屆頒獎典禮出現不少爭議賽果,焦點都被放到了其他獎項之上,也就較少談及這首電影主題曲,其實同樣奪得「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項。


頒獎典禮翌日,看到Sammi公布將於紅館舉行個唱的消息,三喜臨門,值得恭賀。平淡過,燦爛過,日子也是這樣過,期待Sammi在最燦爛的紅館舞台,淡然唱出這首《我這樣活了一天》,猶如向觀眾的友好問候:「我就是這樣一路走來的,你呢?」



《我這樣活了一天》


作曲:永夏

填詞:林若寧     

編曲:江逸天

監製:蔡德才@人山人海、江逸天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39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