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我們的移動城堡》



Nowhere Boys最近推出的這首新歌,聽完頭一兩次就常常點播,相信也會成為自己年度十大喜歡的廣東歌之一。


可能因為歌名演化自《哈爾移動城堡》,起初聽它的旋律與編曲,感覺有點像卡通片主題曲,輕快而討喜,也令筆者想起《叮噹》片頭曲,後來再認真細閱歌詞,教人會心微笑,同時有份感動湧上心頭,因此就更加喜歡這首《我們的移動城堡》。


歌曲透過「移動城堡」的概念,去定義我們所謂的「家」為何物。人的家鄉,不過是心之所向,這個主題,明顯是要呼應當下這個離散的年代。


相信大家身邊都總有認識的人,離開香港移居到其他國家/城市,在異鄉的新家開展另一段新生活,但當聽過《我們的移動城堡》,卻又覺得這種遷離的方式,如果將整個世界看待成一個「移動城堡」,彼此的距離或許並沒想像中遠。


由此亦想起最近與友人展開的有趣討論,談到這個世界若果不再有時間的概念,也不再有地域的限制,我們會身處一個怎樣的時空呢?


當然,這些討論並沒建基於任何科學層面的概念,純粹筆者聽Nowhere Boys這首新歌時,想到「移動城堡」背後的處處為家,有點符合與友人那些不著邊際的討論。


「而我哋 移動有時 不設限界

守好這堡壘

同過同往同去同處 是你

與我一起起步去 撐到未來」


面對不同的離散,總是教人有點傷感,不過有時自己都會思考,在這個離散的年代,能夠做些甚麼東西,或以怎樣的心態看待,可以稍稍打破彼此相隔半個地球的隔膜,聽著《我們的移動城堡》,這種想法就更加深刻。


至於上文提及,關於沒有時間概念與地域限制的討論,筆者聯想到的,其實是人死後身處的世界,可能就是這個模樣。時間不再重要,身在甚麼地方自然也同樣不再重要。


亦因如此,想起以前讀過的《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這本書。有趣的是,最近聽張敬軒的新歌《隱形遊樂場》,同樣邊聽邊想起了這本讀物。


《在》的故事場景在遊樂場裡發生,固然是構成這種連結的原因之一,但真正讓筆者將兩者連貫起來的,是《隱形遊樂場》設想的世界觀,其實與《我們的移動城堡》亦有點相近,同樣架空了地域的規限。


前者講述我們無須倚靠實體的遊樂場,都可感受得到箇中的快樂;後者則將遊樂場的比喻,變成一座可到處移動的城堡,甚麼小荒野、垃圾山、永夜城、魔鬼鎮、白雪海,只要一日有著這座城堡,有你有我,處處為家也就快樂。


「而家鄉不過是心所向

即使出走於多遠路途

世界大變也好

掛念的走多遠都會望到」



《我們的移動城堡》


作曲:Nowhere Boys

填詞:Oscar

編曲:Nowhere Boys

監製:Nowhere Boys、Adrian Chan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8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