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再見 寧靜海》



繼上一首《地球上的最後一朵花》,陳卓賢(Ian)最近推出的新作《再見 寧靜海》,也是自己頗常點播的歌曲。


第一次想聽這首新歌,是聽到某位友人說,這首歌好聽得使其「無限LOOP」,聽完覺得確實不錯,感覺也比某段時期Ian派台的歌曲,予人更大驚喜。


後來,在樓下的手搖茶飲店,又再聽到正在播放這首歌。不知道該店主是否Ian的歌迷,店鋪四周常常貼滿有關他的應援,在熙來攘往的行人道上,周圍環境有點嘈吵,聽到這首《再見 寧靜海》,箇中的反差感覺亦頗為有趣。


「最快樂時候 未知 最快樂

到跌落凡塵 就知 再沒有」


如歌詞開首這兩句,很多時候,當一段感情來到終結時,回想起來才發覺沒曾好好珍惜,《再見 寧靜海》向樂迷傳達的訊息,就是想讓大家學懂珍惜,別要帶著思念與遺憾終老。


反覆聽過幾次,找來與這首歌相關的報導,看到歌詞裡「私奔到月球」的故事,源自Ian與填詞人黃偉文分享的故事,談到首位登陸月球的太空人岩士唐,自從1969年返回地球後,可能也想再次完成登月的偉業,只是之後再沒出現另一次契機,讓他得以如願。


這個來自登陸月球的延伸想像,也令人想到很多時候,我們經歷某些東西的發生,當下大多數的情況,都不會知道那已是最後一次,往往要到稍後日子回首,才會發現原來已是最後探戈。


以前聽鄭秀文的《最後一次》,常常會有這種感悟,聽著Ian這首《再見 寧靜海》,也給筆者類似的想法。


「最後一次」帶有的遺憾,其實也不只關乎情愛的層面,可以應用在與家人、朋友,甚至是一個地方的身上。只要那些東西是自己曾經在乎的,「最後一次」必然帶來某種思念與遺憾。


分離聚散,人物也好,地方也好,我們都無法避免與之分別的可能,如何能在「最後一次」的遺憾出現前,好好珍惜當下的氛圍與感覺,也許不少城內人都在努力學習當中。


「著地之後 請忍痛放手

變凡人之後

教我遺忘星宿

私奔到達過月球

掙不脫命中魔咒

痛的 是那夜

那段 美不勝收」


本來,叫人如何珍惜當下與身邊人,確實有點老掉牙的陳腔濫調,不過Wyman卻總是精於採用有趣特別的比喻,闡述不同人生道理,使人聽來不覺說教。


將太空人岩士唐的故事,轉化成「私奔達到月球」的約定,也是如此,個人特別喜歡「痛的 那夜/那段 美不勝收」這句,聽起來就會不自覺代入歌曲主角,聯想到他/她曾經共同見證過的璀璨煙火,但一剎那的花火如今卻已燃燒殆盡,空餘無法挽回的遺憾與思念。愈是美不勝收的回憶,愈是教人感到心痛。


比起前作《地球上的最後一朵花》的療癒,《再見 寧靜海》給予筆者的感覺,更像是要審視自己的內心,將底層的苦痛全都挖掘出來,然後繼續尋找前行的力量。畢竟,凡事總有總結,開心不開心也是。


《再見 寧靜海》

作曲:陳卓賢

填詞:黃偉文     

編曲:Cousin Fung

監製:陳卓賢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542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