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一場同學》



去年年尾,與中學年代的同窗聚會過後,聽到這首藍奕邦為許廷鏗曲詞包辦的《一場同學》,份外有感覺。


雖然距離中學畢業已經十多年,但在社會環境劇變的2019年以前,與這群同學還是會每隔一兩年就相約見面,同場亦有中學年代的班主任,這次聚會也不例外。


或許因為大家對上一次見面,已是超過四年前的事情,這次更加感覺到好些舊同學,隨著周遭環境的轉變與各種際遇,逐漸發展出各自不同走向的道路。


「念在曾一場同學

怪就怪在歲月 總可沖淡承諾

跌蕩洪流裡邊

變得相當貪生怕死 難道還會錯愕

忙極後玩樂吃喝

如淡泊是為心安

也願仍會辨識醜與惡」


回家之後,聽到這首《一場同學》,即使裡面的歌詞背景,與上述聚會不盡相同,但卻引起了更多相關的思考。


尤其看到藍奕邦在社交平台為歌曲所寫的介紹,提及這首歌的概念,其實就是What Happens After 《青春頌》,「曾經一齊青春熱血過嘅朋友,隨住時間流逝變得生疏,隨住社會變化不得不狠心切割,緣份完了就是完,當中係可以無任何大鑊炒過。」


記得出席完那次同學聚會,內心不知為何有種很強烈的感覺,就是不論同學與朋友,都總會走到緣分的盡頭。


可能是因為對方有了家室,可能因為彼此的價值觀不同,又或者可能根本沒甚麼明確理由,只是某些東西與感覺,隨著歲月自然而然就此流逝,因此也沒甚麼可惜不可惜。


當聽過這首歌,再看到藍奕邦的文章寫道,「合即來不合即去,呢個只係成長一部分,唔會個個人都係一世朋友」,對此更有共鳴。


友誼無法永固,是否就很悲觀呢?筆者反而卻看到,「念在曾一場同學」的好處,至少構成大家在餐廳相聚,共度了一整晚時光的原因,正是來自昔日曾經同班的緣分。


就算彼此平日已無交集,或者只會在臉書互相關注,每隔一兩年出席這些聚會,了解一下大家的近況,聚聚玩樂吃喝一番,大概就已經很足夠了。


在這些曾同並肩一起走過的人裡,當中有哪些與起初的理想愈走愈遠,又有幾多事隔多年仍繼續堅持初衷,就讓時間為此做證明。


「來年舊生宴會 誰人還記住

球場外的一棵棵柏樹

同學會否來避雨」


不知下次的同學聚會,大家的際遇又會有些甚麼變化,或者有幾多已身在海外無法出席,唯願各位一切安好,就是筆者對每位有過「一場同學」之緣的祝福。


《一場同學》

作曲、填詞:藍奕邦

編曲:孔奕佳

監製:于逸堯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34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