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David Cronenberg讓人大開眼界時想起〈大開眼戒〉


David Cronenberg的電影,尤其是70年代尾到90年代頭,是最有特色的,我也全部看遍。很多都讓人,至少讓我,大開眼界。在那些年代,他電影中的美術和化妝驚為天人,在《Naked Lunch》做出會說話的昆蟲打字機,在《Videodrome》中把一個錄影帶放進人的身體都不容易,但其中一套讓我大開眼界之餘,還讓我想到陳奕迅〈大開眼戒〉。


那是他1986年的《The Fly》(《變蠅人》)。劇情簡單來說就是一個科學家因為實驗出錯而逐漸變成蒼蠅,但不要把這套戲當成是北野武《性愛狂想曲》最後的劇情,後者是喜劇,前者我認為是認真在探討科技問題的。

那名科學家背上長刺,指甲脫落,性情大變,毛髮激增,力大無窮,性欲強大,完全不似人類的時候,她的女友雖然不很想接觸他,但仍然想去關心他,直到最後他要把她和自己融合—「如基因可以/分解再裝嵌」,為的是讓自己不愈來愈變得像蒼蠅,想做回一個人,代價是她和他會被合成,亦即是這有一樣「東西」會出來,她才奮力抗拒,到最後關頭,他的計劃出錯,他沒與她融合,而是跟那個傳送倉融合。但她依然不想開槍打死他,但他用爪抓住她的槍頭去對準自己的腦袋,她才開槍。


我在看戲途中不時想到〈大開眼戒〉。看完電影後,我把它細讀一次,發覺黃偉文還是寫得比較有希望和樂觀的,這也符合流行歌詞的慣性——不走很遠或不走極端,而電影可以。所以,我想兩者其實是程度問題,想走得多遠多近都是創作人自己決定的,因為遠近與好壞其實無關。我只想提出一點,亦是很多人稍自卑的人喜歡引用的歌詞最後一句—「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當然是對的,如果那仍是人,但如果那是變蠅人,我很難想像真的會有人想跟他「摸黑/吻一吻」。


《大開眼戒》[Lyrics MV]

曲: 阿飛 詞: 黃偉文 編曲: Peter Kam 監製: 王雙駿 陳奕迅

作者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IMDb


12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