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還未睡的裝睡



對比於鄧思朗2021年的〈你為何還未睡〉,張敬軒2018年的〈裝睡的情人〉肯定多人認識。過往幾個月我一直追著八十年代冷門舊歌去聽,難找是正常的,可是2021年的歌在主流平台都找不到,我真不明白。早幾天心血來潮再找一下,竟然給我找到了,對住歌詞多聽多看幾次後,我認為我們可以從這兩份詞中看出林夕和林若寧對同一個主題的不同寫法和看法。


整體來說,林若寧〈裝睡的情人〉寫得很微細,描寫的地方都像電影般轉折,卻在最後幾句直接寫出結論。林夕〈你為何還未睡〉稍稍描寫情境後,立刻轉到道理上的發揮,卻又沒直接寫出結論。我猜這進路的差異主要取決於字數限制,但也跟兩人本來喜歡的寫法一致。


既然是寫裝睡或還未睡,二人都將睡房和相關的事情寫進去,林若寧幾乎都寫盡了——關燈、溫暖、雙人房、麻褥、同房、纏綿、月光——反過來林夕重點不在描寫,所以只點出了幾句,但我尤其覺得他點出的都非常精準。「閉著眼睛認同」一句未針對睡房,所以既指平日相處時可能需要隻眼開隻眼閉,但想到後來的發展,更指出睡覺的閉著眼睛。「誰同床異夢太久/罕見你會面紅」一句更加厲害,前句自我指涉以前的達明一派〈同床異夢〉,它跟此曲的內容也有呼應,二來後句「罕見你面紅」也可雙關地思考,究竟大家是太久沒做碰大家所以害羞,還是對方因某一些事而出現罪咎感,可詮釋為罪咎感的根據在於上一句的「誰叫手機震動/使你驚恐」。


這又連繫到二人都寫到手機,但在使用上剛好相反。林夕一句是別人找自己,這無疑比主動開機找別人更讓人「驚恐」,尤其「驚恐」地怕伴侶問誰人找你,而林若寧的「你開你手機暗暗因他發光」則寫出主動開機,不論之後是去找別人,還是期待著別人的短訊。另外,林若寧一句之中的「暗暗」也有著雙重意思,一來是偷偷摸摸的開機,二來是將螢幕調得暗。這才能對應最後「發光」一詞,一來是不論螢幕調得多暗,都仍然有光,二來是精神或心理上的發光。後者的根據在於下幾句的「靈魂裡他竟使你滴了汗」,這指出身體上的親密未能通向精神上的,反而只能靠想象那個「因他發光」的他,才能令我更賣力。這回過頭來再增加林夕所寫「面紅」的第三個詮釋,那就是做得賣力,體能式的面紅,可是林夕整份詞對於床事的著墨極少,所以支撐第三種詮釋的理據並不算很穩固。


在總結上,林若寧直截了當寫下「一起無言以對如常去相親相愛是哲學/切勿誠實交往」。這算是林若寧常見的筆法,例如在〈某某〉和〈遠在咫尺〉的結尾都清楚見到——「普普通通一個他/不講究不挑剔便合襯吧」和「一起這種藝術/若果只是漫長忍讓/應感激忠心的伴侶」,而林夕在近年都很少如此下結論,所以這首歌也算是貼合他近來的風格。


上述僅僅是一個簡短的交叉閱讀,我相信由此可以看到二人的相異和內容的焦點和深度。我相信這個主題還有其他填詞人寫過,他們的作品也值得細讀,最好再跟這兩首歌對讀,只希望那些歌不會像鄧思朗的〈你為何還未睡〉如此難找。



《裝睡的情人》 曲:伍卓賢

詞:林若寧

編:MAC CHEW

監:張敬軒/廖志華


《你為何還未睡》

主唱: 鄧思朗

作曲編曲: 溫翰文

填詞: 林夕

監製: 舒文

https://www.ixigua.com/7025545456679649833

 

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作者

 

66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