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輕度Rap詞是否Rap?



林夕明確說過他毫不介意變成佚名,可能是因為他不肯改動歌詞。我這樣猜測的理由是當我翻看MC HotDog在大陸不同節目的演出後想到的。MC HotDog在他最著名的幾首歌中都改動了不少歌詞,同時又能出到填詞人名字。更準確地說,他是調低了本來的文字強度。這可謂違反了rap一直以來的的特色——一針見血地以較粗俗的語言批判社會,所以通常都會涉及性、暴力和毒品。我現在並不是去考慮這是一個好或壞的現象,而僅僅想指出,如果偏離這一個重要特色太遠,似乎那就很難被稱得上是rap。



〈差不多先生〉最直白的一句莫過於:「差不多又幹了幾次」,MC HotDog卻改為「差不多又看了幾次」。兩個字的讀音很相近,所以未必很多人留意到,但仔細聽一下,會發現他確實有發出「k」音。這一改,由性降格到在街邊美女走過時多看幾眼。下句的「看著電視⋯吃狗屎」變成「看著電視⋯吃狗血」,本來比起流行曲更講求句句工整的rap式押韻,一瞬間崩塌。而且,猶如廣東話的食屎,很多時都是比喻不幸運和情況很差,所以本來指邊吃著很差的食物邊看電視。現在改完卻是狗屁不通,狗血的劇情我明白,但吃狗血,是獨有的料理嗎?像豬紅那樣的嗎?我活到現在知道以前有些地方的人會吃狗肉,但真想不到會吃狗血呢。最後,副歌的「賤人」變成「閒人」,由自我批評,變成像個維園阿伯看美女。MC HotDog將胡適所說的差不多先生具體展現了吧,才會這樣差不多地改了歌詞而又覺得沒大礙。



〈離開〉中段本來是「無聊的鄉民擠爆了PTT」改成「無聊的鄉民擠爆了NET(網絡)」。這真是差不多先生才會改的。PTT本是台灣的論壇,而鄉民指該論壇的網民,所以差不多先生是想要批評的,換個角度來說是香港的連登和連登仔。一改為NET後,鄉民就失去那獨有意思,而變回農民的意思。這樣差不多先生不就得罪了一眾供給他食物的勞動階層,說這些農民都是無聊了的?要改,就應該連著鄉民改為網民。這真是懶人國的人才會「改啲唔改啲」。本來有粗口的一句「我說Fuck PTT鄉民們全都哭了」,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雖然差不多先生要改短整首歌,但為何刪掉這句,而不是其他?我還未想透,只覺得明明本來兩首歌都很好,可是這樣減輕了rap詞強度之後,我懷疑他新歌歌名是否一個準確描述——〈除了說唱我什麼都不會〉。


 

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NewShowBiz完全娛樂,Freestyle Z @ YouTube

 

15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