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讀藥師經讀出什麼?


近日讀弘一法師書信,很受啟發,尤其有幾封信寫到《藥師經》,不能不讓我想到〈如來像去〉的主角夢到我和你二人,先是你在仰臥,然後我敲鐘敲出情歌,再一起坐著念經—「蒲團同在坐/齊念藥師經/悟出因與果/可知愛是什麼」,可知蒲團不能並肩坐二人,所以二人同坐蒲團只能是一上一下。在下者要承受上者重量,所以下者應是歌詞中的我,亦即是男性。這未必直接指性行為,但性欲則一定有。為什麼?因為林夕下文寫到我妒忌的內容—「暗裡妒忌哪個/可以跟你整理被窩」。


我肯定有人會說讀《藥師經》讀到有性意味是對佛不敬,但倒過來說,如果一個人無性欲,那會是怎樣的情境?他不會繁衍後代,這看來沒關痛癢,但在生物學的角度去說,生殖正正是生物的首要關注,極端的情況會推出人類絕種。另外,無欲本身甚至迫出一個困難的處境—應否追求般若?


回到現實的眾生層面,沒有人不想自己身體健康的。這個欲求其實連弘一法師也會追求,他在1942年舊曆3月寫給傳貫法師的信中,寫道:「以後每日宜讀《藥師經》一卷,可以消災延壽⋯⋯自發心每日讀《藥師經》後,至今身體甚為康健,云云。」在這疫情中,只有活下來的人才能再去追問關於欲關於般若的問題。

作者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