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解放四字詞



我一直不十分愛過農曆新年,太多俗套太多儀式。這兩年卻因為大大小小的動盪事件,而令我再三思考過節的意義,不過這嚴肅的議題還是交給學院吧。反而現實中各人都說的四字恭賀說話,使我想到眾多的四字詞。


不知大家小時候學四字詞是怎樣學的?我想都是大同小異的,看看《成語動畫廊》再背那些艱深的字和背後的故事。小學老師想學生多用它們,但出來的效果總是古怪的,除了風格和語境外,通常都是因為理解錯而用錯。可是當學生長大到能聽懂看懂歌詞時,卻更會去想為什麼創作人的用錯是容許的,而我不能?老師或者會回答,他們是創作,你是學習。我會反問,不能創意地學習嗎?


正是這樣,我覺得靠歌詞學四字詞和成語反而更有效。劉浩龍/謝安琪〈滄海遺珠〉提供的具體情景,比直接死記「滄海遺珠」的意思和字眼肯定較好,尤其滄海還能配桑田。這種死記總是很容易搞亂相似字眼。我不排除有時詞人也會完全脫離傳統意思而寫自己意思,〈雌雄同體〉和〈開到荼蘼〉是很好的例子。這兩首歌當然不適合太年幼的學生,但反而讓我們這些用傳統方法學習的人得到解放。


「原來,還能這樣去詮釋。」只要聽歌的人心中生出這個念頭,詞人的創意很可能便由此燎原,由成語遍及其他字詞,由歌詞擴散到日常語言。唯有保持語言的流動和彈性,人才能說出他們以前未能說出的內容。


謝安琪 & 劉浩龍〈滄海遺珠〉

作詞:黃偉文

作曲:謝國維

編曲:謝國維

監製:伍樂城

作者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KayTseVEVO@YouTube


1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