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相隔十年的沙畫MV



2010年〈一絲不掛〉MV一發佈,引起很大迴響,因為以沙畫作為MV重點是很罕見的一回事。MV完結的時候,鏡頭拉後,讓觀眾見到沙畫是被投射出去前方的地板,陳奕迅才能在上面與沙畫一同起舞。這不是個容易製作的MV,因為由他走進鏡頭開始到離開,都是一鏡到底。這一鏡到底不單包括鏡頭並非靜止而有運動,沙畫家和陳奕迅的動作要配合,而最艱難的更是沙畫家一方面要忙碌地顧著沙畫本身,又要跟陳奕迅配合得到。

另一種沙畫MV則是固定的鏡頭、經過剪接、和歌手不在MV中出現的。在2020年「不只是動物」系列中,〈愛上氣球〉和〈刺〉都是如此拍的。我初次看的時候感覺較單調,或者因為十年前〈一絲不掛〉MV太震撼,而且在這十年中我沒有再看到其他沙畫MV,所以不自覺地與它比較。但多聽多看幾次後,我發現這種做法也有其優點—突出沙畫可以有極多細緻的變化。其中一個鏡頭有一模糊的人像黑影,在不改動的黑影形狀的前提下,他逐漸演變成另一個頭像的嘴巴和下巴。剪接後,便是另一個情景。這倒過來顯出〈一絲不掛〉的做法限制。為了能讓場景有大變換,沙畫家只能在沒有歌詞的短時間內把沙一掃而空,快速地準備下一場景。這代價是令到沙畫沒那麼細緻。

這兩種做法不是絕對好壞的區分,也沒有必要那樣區分。反而我覺得他們都選對了做法,因為MV並不只是沙畫創作,而是要跟整首歌其他方面配合的。只不過我更好奇的是,在這兩種沙畫MV做法之外,會否還有第三種?


作者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不只是動物」音樂企劃


13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