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歌者與歌詞的距離



廣東歌中有一個奇特的現象在大部份用沒有音調區分的語言所創作的歌曲中是找不到——專門的填詞人。有兩個地方是要注意的,(a)是填詞,所以先曲後詞,(b)是專門,絕大部份歌手自己是不會填詞的,而是會由填詞人寫詞的。這兒我主要想談(b)。


如果是像英文法文歌那樣,九成九都是自己填,或者是樂隊中的成員填,很多時所填所唱的便是自己或是整個樂隊的心聲。在廣東歌中,詞人監製歌手三者當然有交流和討論,但也不能不排除會有(α)詞不合歌者意,或是(β)詞跟歌者距離稍遠的情況出現。(α)的近期例子可參考許廷鏗的〈不在場證據〉和〈佛系人生〉背後的創作過程。(β)的近期例子是來自我跟朋友的一次閒談,我才想到。


近期的新歌我很多都不認識,姚焯菲〈原來談戀愛是這麼一回事〉我也不認識。我找來聽聽,細讀一下歌詞,發覺可把歌詞歸入「少時的想像和日後遭遇的落差」這主題。老派的我卻立刻想到另一首歸入此主題的代表曲——麥家瑜〈不方便的真相〉。


前曲的填詞人陳耀森寫下:「愛情是這麼殘忍嗎⋯原來談戀愛得不到理睬⋯原來談戀愛一起不會耐⋯愛情是這麼無法講價⋯原來談戀愛需狠心放開⋯原來談戀愛都必須自愛⋯」


後曲的填詞人林夕則寫下:「自幼未曾熱吻便嫵媚/只覺得戀愛是於溫泉中嬉戲⋯高估相戀的美感偏低估世界有幾多小丑當然失望⋯愛情純真偏催我望正凶險世情如遊戲⋯敗了拾回夢想多洩氣/只覺得戀愛是於污泥中交戲⋯每段情令人學會鬥爭本領⋯」


麥家瑜未必真的「覺得戀愛是於溫泉中嬉戲」或者「戀愛是於污泥中交戲」,但我相信當年25歲的她,很可能有過類似經驗,或者至少跟同月同日生的林夕有過相當程度的討論。陳耀森為姚焯菲寫下的,我卻總覺得跟她本人遠了一點,尤其她在11月5日的叱咤訪問中,謝茜嘉問道:「你幻想自己是哪一種的戀愛女主角呢?」她回答:「應該比較甜。」我相信這是真心的答案,我的相信並不需要在Erich Fromm的書中找出來,只要請眾人好好想一下自己15歲的時候,是男是女也好,都總不會沒有過這種幻想。可惜的是,回答「比較甜」正正曝露了〈原來談戀愛是這麼一回事〉的歌詞是她不相信的,或至少未相信。


我重申,我不是說廣東歌詞每一個字都必須是歌者的親身經歷和同意的甚至理解,猶如〈弱水三千〉真是同樣是25歲的麥浚龍能理解的嗎?或者他日後可以,但〈弱水三千〉之配合當時麥浚龍的形象和他之相信詞人都令到歌者與歌詞的距離拉近了。舉一個姚焯菲在訪問中自認喜愛的女歌手為例,連詩雅的歌為什麼如此讓女生,甚至是男生,都先撕心再裂肺?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吧。然後舉一個想像的相反例子,陳小春唱〈我的驕傲〉,如此距離遙遠的,我想每個人只要想像一下這個畫面都會笑出來。因而在訪問中姚焯菲也說到:「這首歌是我沒有什麼可以relate到的。」停一停,想一想,她說的relate或relation不就是歌者與歌詞的距離?她抽了幾句歌詞去談自己有嘗試努力代入角色——「當初短訊/動人示愛/分手短訊/截圖上載」,可惜未談得更深入話題就轉了。同時我必須指出,她為何抽這幾個歌詞而不抽其他的,同樣是很好地反映了我上述的想法,而原因亦足以自明。


儘管如此,歌手回答種種問題時,都很能反映出其心態是當下我們打開電視電台時都難以看到的真實和直率,我很欣賞,謝茜嘉也是,所以謝茜嘉在訪問初段說:「聽到她很真實的一面⋯雖然我們第一次見面⋯給我感覺是自然地適合這個年紀,去說自己心底的說話,毫無包裝或者是所謂官腔的答案⋯⋯」試想一個相反的情境,若她當時答「應該是個悲情女主角」,那雖然跟要宣傳的歌本身更能配合,但那又會有什麼後果?然而,本來謝茜嘉的問題就是危機四伏的,因為如何回答聽眾也會感覺有些不對,即使是「毫不官腔」地說:「我還未知道,以後會知道吧。」公司的高層一聽到這話,卻很可能會立刻對她下禁愛令。


我再進一步地思考,推出第一首歌的幕後製作團隊和她隸屬的公司是想為她塑造一個怎樣的形象呢?由戀愛本來是預告,一跳就跳到醒悟戀愛這回事,中間是不是該有什麼起承轉合呢,或者像〈不方便的真相〉那樣有些前後對比才能更有說服力,而這前後對比在MV中也只有虛弱的展示,尤其是當一女生知道「原來戀愛是這麼一回事」之後,怎麼她還穿著公主般的裙?姚焯菲在訪問中談到這條裙時也只談到它的寬大和重量,卻沒有質疑過這是不是一個合適的服裝。不質疑也許是相信高層的決定不會錯,若然真是如此,我愈是看MV怎麼愈覺得他們製作的是電視主題曲?難道電視主題曲不是如當今聽眾早就愈走愈遠嗎?我從來摸不透上幾代人背後的考慮是什麼,只能借用一首上幾代人仍沉醉中的電視主題曲和聽眾未分道揚鑣之時的第一屆十大中文金曲裡第十首金曲的歌詞去喊出我的疑惑:「什麼意義?什麼意義?」


我的疑惑若要拉回當代而具體地形容,那彷如我從這位15歲女生口中聽到她唱的最後一句「更懂愛」之後,我竟比她更不懂她懂了什麼。如果她真懂了,林夕的「現在我未成年/讓我膚淺」似乎是犯下了輕視未成年的女生,甚至有放棄年青人之嫌的大罪,不過這有多大的可能性?


我想探討的仍有待學者們做更學術更整全的研究,但我依然可以把我整個關注點歸結到以下這個問題:究竟是林夕對未成年之膚淺的描寫較準確,還是陳耀森的醒悟式的原來又原來捕捉得更好,好到她要用年少無窮的想像力去嘗試把握她所唱的「原來談戀愛/專一都有害」這麼陰沉卻真實無奈又唏噓的愛情體悟?

 

Chantel 姚焯菲《原來談戀愛是這麼一回事》

曲: Cousin Fung

詞: 陳耀森

編: Cousin Fung@emp

監: Cousin Fung@emp / Edward Chan

 

麥家瑜《不方便的真相》

作曲:澤日生(Christopher Chak)

填詞:林夕

編曲:陳珀

監製:梁榮駿

 

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KKBOX,YouTube@Chantel Yiu 姚焯菲

 

24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