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村上談到的蛋,最後怎麼樣?



村上春樹的耶路撒冷演講十分出名,雖然很多人只聽過那高牆和蛋的段落,而沒有讀過整篇演講。我無意在這裡分析那篇演講,我只是剛好想到村上說他在高牆和蛋之間永遠會選擇後者,縱使蛋會被高牆擊碎。我想問,之後怎樣?


蛋被高牆擊碎,擊碎的意思必定指蛋殻碎掉,入面的蛋黃和蛋白流到地上。如果那地方是近期熱浪侵襲之地,或者很快會變成煎蛋,然後被貓狗和昆蟲吃掉。這是不錯的推論,可是遺忘了一件事——蛋除來可以拿來吃,蛋本身真的可以孵化為小雞。這是生命的延續,小雞在高牆看不到的位置活著,眼睛向上望著這個跨不過的牆,可能那是柏林圍牆,可能那是分隔以巴的石屎牆,當小雞長成公雞母雞後,再延續這反抗高牆的行為下去。

這當然很不科學,但歌詞從來不應以科學作唯一的衡量標準。陳奕迅的〈爛〉,林夕在結尾是這樣寫的:「蛋殼被逼爛/才能出世打開眼/世上無敵/必需不怕爛」。即使雞蛋的力量推不倒高牆,高牆在那風吹雨打日灑雨淋風化侵蝕之下,總會爛。但雞蛋在那時不早就全爛掉嗎?如果僅僅是指一隻雞蛋,那當然爛掉了幾十代,但擴大一點來看,雞蛋泛指雞,雞泛指生命,生命的延續是不會爛的,除非在聯手對抗高牆前被高牆挑撥離間而自相殘殺。


陳奕迅的〈爛〉

Producer: Alvin Leong

Composer, Arranger, Work Arranger: C. Y. Kong

Author: Xi Lin

作者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TheJakartaPost,UShop


10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