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手持煙花怎麼常常出現?

手持煙花曾在無數的作品中出現,多數是大路情歌和商業文藝片裡面。在廣東歌MV裡,〈戀無可戀〉〈人非草木〉兩首當年大紅的情歌,都有這種情節。我不在此探討兩者拍手持煙花的鏡頭和情節分別,反而想問一個我自己也回答不了的問題——為什麼「煙花」,不論是手持與否,總給人浪漫的感覺。

有人會認為煙花爆裂那刻的色彩很美,所以很浪漫。對此我是理解的,但我嫌這把煙花看得太窄,因為當爆裂過後,久久吹散不了的煙其實也是整個煙花場面的一部份。以手持煙花比喻愛情則更不貼切,因為手持著的人以為他真的能握緊愛情中最美妙的時光,但最後他還是要把那枝耗盡的煙花枝扔掉,這不暗示最後要扔掉愛情?

另一個角度看,會不會是因為香港禁止管有手持煙花,而當看到MV的角色玩手持煙花時的興奮,便將自己投射進去,覺得如果某天能和伴侶玩手持煙花的話,同樣會那麼興奮,再加上是初次玩它,難免覺得有點危險,而這驚心猶如拍拖初期的一步一驚心,重拾當年青澀的浪漫感覺?

我知道不少文化研究學者或哲學家曾分析愛情商品化,浪漫和物質的關係,文化工業如何製造一個可望不可即的愛情理想等等相關的題目。那些應該是很有意思的討論,可惜我還未曾好好細讀他們的理論。但談到煙花,我不能不在最後加一句——第一代法蘭克福學派思想家阿多諾(Theodor Adorno)在他死後出版的《美學理論》提到「煙花這個現象是所有藝術作品的原型」,不過這裡不是個適合的場合去闡述阿多諾的美學理論,我提及他,只是因為我忽然想到阿多諾如果看到這些手持煙花的MV,他肯定會把他的文化工業和音樂理論寫得更悲觀,但即使如此,我們也不一定要完全同意他。

古巨基 Leo Ku《戀無可戀》

曲:方皓玟 詞:林夕 編:Johnny Yim 監:古巨基 / 舒文@ Zoo Music

吳雨霏 Kary Ng - 《人非草木》

編曲 : Ted Lo 作曲 : 楊淽 作詞 : 林夕

作者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戀無可戀〉和〈人非草木〉MV


20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