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對歌詞開眼有點像心臟病發作



全世界的主流流行音樂都是情歌。這大可以是討論的主題,但另一方面,當時我只是一間平民男校的學生,怎會想得那麼深?明明整班都是未成年的男同學,一行人一進入K房,像上身那樣個個都強裝自己是阿牛,想像自己在婚禮現場目睹自己曾經的伴侶Katrina,想到自己和她的心的距離曾經竟可以是那麼近,現在卻遠在咫尺,自己一人像個被淘汰的人那樣離開教堂,望向遠處無人的空山,再望向近處這個碎步湖邊有兩人並肩而行,猜想他們能親密能維持多少秒⋯⋯現實卻是整班青春小子連酒也沒喝過便認為自己的智慧早就蘊釀成紅酒。這都說明了其實眾人未能領會到歌詞,要打個文學的比喻的話,就像是《紅樓夢》七十八回中三個十多歲的公子跟賈政談到的姽嫿將軍的悲壯故事那樣,根本連結不了。


情歌太多對青春期的善男子善女人有什麼禍害我不知道,但基於廣東歌的副歌大多不會只是「Baby, baby, baby, oh」,反而那些精巧細膩的文字很難不在某些時刻讓一大部份中學生的肉眼和心眼發芽般看到歌詞。


對歌詞開眼不會是一次性的,反而更像是突然明了這首歌幾句,又明了那首歌幾句。其中一個我記得的是初中某年某個周末,我跟一個女性朋友在德福廣場二期各種香水味道飄出來的通道上並肩而走時,她那自然又隨意的一句「我企開右邊」,我心頭一震,立刻換位,走多幾步,再震一震,以為自己有心臟病,腳步繼續在走,沒有倒下,腦袋卻不知怎樣的彈出一句「原來身體會疑問」,原來真有其事。這是從生活而起的連結,而不是望著大螢幕唱K時認字機能和發聲部位的連結,儘管我後來知道我這樣做是抽離了其他歌詞的語境。後來跟她再和其他人去唱K,只要唱到〈十分.愛〉這首歌的這一句,我好像真的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剛好這一句還是合唱的,這更加強了我的心臟病風險,即使前前後後更重要的歌詞,對我當時來說,其實只停留在認知字面上的意思。反而,又到後來,她執意要唱獨唱版的〈十分.愛〉,我更覺得她真的懂了,懂到會預先制止住我點合唱版。



當然沒有可能每個人都對每句他知道的歌詞有特別感受,但只要是有,我便覺得到他變老人的時候,他也不會忘記那觸動的時刻。雖然我還未是老人,但也已經離開初中已經很多年,我真想傳個訊息問她:「你還是企開右邊嗎?」

 

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Apple Music,mvTV SUPER

 

14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