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同床異夢之後的一把人聲



《人聲》裡面有兩段一長一短的電話講話。觀眾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只知道這邊的Tilda Swinton說了什麼,所以也未必不可以稱為獨白。在這段長的獨白最後,她如此說:「Yes, that was my dream, not yours. But admit, at one time, we dreamed the same.」這句話的意思——「同床異夢」——我從來沒想過在中文以外的語言能看到。


導演艾慕杜華清楚指出此短片是鬆散而自由地去基於考克多的劇本而創作。我的法文程度未能直接閱讀的劇本,又完全不懂西班牙文,不知道是否那兒本身有這意思的字詞,然後他才轉化成英文劇本,但總之聽到那句獨白時,我有著意外的驚喜而想到達明一派〈同床異夢〉中的十六字真言,林夕首先寫道:「發夢容易/同夢太難」。雖然觀眾只從女方這邊去聽到整件事難免會有偏差,但片中二人的夢肯定相差極遠,不太可能再有修補的可能。


她最後下決心燒掉一起同住過的家似乎又是「放下容易」,她燒掉家後只帶著一隻知道有事出錯但不明白出錯了什麼的狗上路。最後林夕加上四字——「重拾太難」,我在思考這個幾乎踏入老年的女性要重拾的會否是她自己,正如她在獨白的初段所說:「That I need to invent new habits…I will throw myself into my work.」



這十六字真言或者另有解釋,但從一個西班牙導演手上,我沒想過竟能勾起再次聽這首歌的慾望,而且談到慾望二字,導演隱含地在中段讓女主角影射他1987年的成名作《The Law of Desire》,我想我要找天重看它一次。


達明一派《同床異夢》

作詞:林夕

作曲:劉以達

編曲:劉以達 Gaybird

 

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The Human Voice》(Pedro Almodóvar,2020)

 

2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