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 另一個可能的月亮



不少中秋節我是連過去了都渾然不知的。我想最大的原因是跟中秋節相關的玩具和食物從兒時開始我已經不喜歡,到以後了解到基本的天體運行理論之時候,當一來更對中秋節無好感,更對在中秋節前後聽到有關月亮的情歌更無好感,尤其是〈月亮代表我的心〉。如果仔細去讀歌詞,前文後理除了歌名那一句,真的完全月亮無關。〈月牙灣〉也只是想在中國風盛行之時分一杯羹,反而把月亮和情感寫得有關連一點的是〈月亮惹的禍〉,更細緻的要數〈月球上的人〉和〈月球下的人〉。我常常懷疑在中文世界裡,大部份人對月亮的浪漫感覺會否是被上述和其他寫到月亮的歌曲塑造出來的。這太大的題目我沒時間研究,只能去找一些其他可能性作一簡單的比較。



說到浪漫,不能不談到法國的音樂中所提及的月亮,那又必不能放過Debussy〈Clair de Lune〉。即使不理會Verlaine的詩而只聽Debussy,都會感到那是較近大自然的月光,沒有上述那麼多人的元素在裡頭。有人或反對而指出,這是由於純鋼琴不會直接提及人,我才說沒有人。我有以下兩種回應,一是同是出於Verlaine的詩,Fauré也寫下〈Clair de Lune〉,而且有人唱了,難道變成跟人和人的情感很相關嗎?二是除了古典音樂,同樣跟中文世界裡是有歌詞的法國流行音樂中也有L’Impératrice〈La Lune〉,只要細看歌詞,便能看到寫月亮的另一個可能性——一種不把它當成是象徵的可能性。



雖然中秋節已經過去,但只要是在夜晚幾杯酒下肚時剛好看到月亮,我最想聽的不會是中文歌,反而是Flore Benguigui用她獨特而迷幻的聲線所唱出來的〈La Lune〉,我或者會單曲重播他們在2018年3月16日在Le Théâtre Montansier的現場版本,直到醉掉。


 

L'Impératrice en majesté à Versailles / La Lune

 

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YouTube @ Enlarge Your Paris

 

8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