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無哀樂

聲無哀樂 -「永恆」這個話題



五年前我跟一位音樂人上歌詞班,他第一次見我們這班學生,先逐個問我們偏好的音樂和基本樂理,其中一條題目是「你近來聽了什麼令你有印象的歌?」我答:「《若水》整隻碟都令我大開眼界,特別是〈維納斯〉和〈阿姆斯特丹〉。」他跟我討論一陣子,然後準備對另一學生發問時,補充了一句:「我還是覺得〈永恆〉最好。」


我之後幾天單曲重覆了至少一百次,特別思考歌詞意思。林夕這份詞雖然比起同一隻碟他寫的〈詠嘆調〉易懂,但這不代表〈永恆〉的涵義不豐富。他用這麼宏大的詞語作為歌名,若然寫得弱一點,肯定會大打折扣,但他僅僅以三百多字就就寫出了不同方面不同場境的永恆,似乎這正是那位音樂人想我從這份歌詞上學習的東西,尤其是最後一句非常精準的收結——「遇著你令我對像每天可改變/亦令我為你永恆地不變」,更是令我永恆地記住這首歌。



十五年半不是永恆,但轉眼就過。林夕在〈有今生沒來世〉寫下:「若關於永恆/請轉換話題」。其實他早就寫了他對永恆的想法,只不過在這幾年每個人都總有熟人同事 朋友親人是「彼此去向⋯像星火散落」般離開。本來要聚在一起已經不容易,以後想要不同人重新聚在一起,只有在永恆的時間中才有可能。這不切實際想法肯定打擊了林夕不願再談永恆,但我始終堅信這兩首歌必須對照住聽,歌詞對照住讀,才能看到詞人的心境和角度的變化。這變化不論某天再轉回來,或者轉到第三個角度去,我都會繼續留意。或者我這個關注本身,便是永恆。


【有今生沒來世】

曲: KW朱敏希

詞: 林夕

編: 黃兆銘

監: 于逸堯

 

IG:@cheukyiuuuu


一個欣賞阿多諾對音樂的態度,但不完全認同他音樂哲學的人。


圖片來源:作者,YouTube @ 許廷鏗 Alfred Hui

 

114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