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 過路人語

過路人語《隱形遊樂場》



最初看到這個歌名,腦海已泛起各種對「隱形遊樂場」的想像,然後思考如果自己落筆寫,會想寫一個怎樣的故事。


筆者首先想起的,是《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書中,那個改變了主角命運的遊樂場;繼而想起早陣子與友人討論未來規劃時,也曾用到「遊樂場」作為比喻。


當我們在探索並發展個人興趣的同時,其實也有點像建構屬於自己的遊樂場,每個興趣就如主題樂園裡的過山車、旋轉木馬、跳樓機...各種機動遊戲因為遊樂場而產生連結,環環相扣,它們愈是好玩與吸引,也會成為遊樂場的獨有賣點。


所以,還沒點播這首歌之前,就已不禁聯想到,張敬軒所演繹的《隱形遊樂場》,會否跟自己的想像有相近之處呢?


「即使你降生的 時世沒選擇

人間再蒼白 容得下想法

世界藍圖 只等你畫上 恐龍和巨塔

天下 仍是你畫冊」


完整聽過一次,覺得裡面所描述的主題,跟自己想像的雖然不盡相同,但如果單就「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他的專屬遊樂場」這點來看,卻又似乎有些異曲同工。


然而,黃偉文的歌詞則更進一步,將實體「遊樂場」化成虛無的「隱形」,它不受形狀所限,也不受地域所限,正如歌曲文案所寫,「荒野都可建造樂園,廢城也能重塑堡壘」,只要心中存懷這種信念,任何地方都能找到我們心有所屬的遊樂場。


這個比喻,在現今離散的年代尤其貼切。離鄉別井,許多事情或許需要重新建立,原本擁有的東西驟然失去,《隱形遊樂場》的歌詞卻提醒我們,心存信念可見光明,總有一天能夠另覓屬於自己的遊樂場,或是闖出一片天地,在世界的不同角落找到容身之所。


有時覺得,遊樂場之所以令人嚮往,是因為它背後總似代表著一份歡樂,處處彌漫著喜慶的氣氛。聽《隱形遊樂場》的最大感覺,是我們原來不一定需要看見過山車,或旋轉木馬,或跳樓機...才可感受到遊樂場的存在。有些連結或許早已隱藏於無形之中,靜候有心人去發掘,就視乎我們帶著怎樣的心態看待。


之後再聽過Nowhere Boys的《我們的移動城堡》,覺得兩者設想的世界觀,其實有點互相呼應。兩首歌同樣架空了地域的規限,分別將帶有美好夢幻想像的遊樂場與城堡,轉換成可移動的概念,處處為家,心存信念,已是快樂的泉源。


在《我們的移動城堡》裡,「家鄉不過是心所向/即使出走於多遠路途/世界大變也好/掛念的走多遠都會望到」;《隱形遊樂場》則告訴我們,「城堡靠想像/仍可再攀爬/流亡荒野/眼前都有/永恆在轉/那群木馬」,同樣都是表達類近主題:你的心中在想甚麼,眼前看到的就是甚麼。


最近再聽這首《隱形遊樂場》,是源於張敬軒與黃偉文要「全個世界都開滿遊樂場」的想法,創作團隊兩個月內製成五個版本,首先派台的就有「荔園小夜曲」,聽著彷彿也回到了那些美好的舊日時光。


執筆之時,其他四個版本還未聽到,不過單看名稱的話,筆者頗為期待「潘朵拉煙花」與「London’s Blueprint」的編曲,不知它們又會為聽眾帶來怎樣的想像呢?


《隱形遊樂場》


作曲:張敬軒

填詞:黃偉文

編曲:Johnny Yim

監製:張敬軒、Johnny Yim、廖志華

 

作者:過路人 IG @cantokid1412


過路人語作者:喜愛廣東歌的90後,沒有最專業的評論,純粹隨心分享,希望這裡的文章,能與過路的你/妳相遇。

 

1,188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