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評流

【每週一篇.長篇樂評】陳健安《惡夢經》:擊破夢魘的攻略 by 閱評流

當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12月26日,大概已經過了一半。畢竟,連續兩晚的一人派對,力量早已耗光。

「甚麼?一個人又如何派對?」

嗯...一個人原來都可以盡興,你沒有聽過嗎?來到「拆禮物日」,當然要按照傳統拆禮物吧。一手撕開繽紛的衣裳,一抹爽朗的電結他,旋即溜入耳中。



多麼希望這份禮物是《潛行空間》裡的一柄手槍和陀螺,讓我們能逃出惡夢,回到現實之中。這裡的天空,藍得有點荒謬,又不講道理。



聽著「族長」陳健安的聲線,狀甚享受,哪管邪魔外道在暗角張牙舞爪,哪管處處肝腦塗地,哪管......



「分明很享受,不怕講出來」是第一個聽到安仔這《惡夢經》的感覺,即使Oscar的文字是何等的痛、何等的沉重、何等的可怕,安仔跟Adrian Chan的編曲,仍然輕盈自在,絲毫不覺有影響。



是習慣了?是接受了?在夢中,我們往往要拔足狂奔時,雙腳也會軟下來;我們往往在上學途中,無論早多少天出門,最終也會遲。每個人,也有屬於自己的夢魘;每個人,也有對待夢魘的方法。

說穿了,這只是一份發自心底的恐懼,害怕死亡,害怕失去自由,於是便將火球硬生嚥下,奪門而去。



用著輕快的節奏,一直哄騙自己世界是美好的,即使滿地血泊,即使多麼恐怖。我們很努力的,隨著安仔愉快的聲線,還有輕盈的電結他,學習被夢魘用恐懼操控我們。

一晚、兩晚、三百七十晚、六百一十二晚...多少晚也好,我們也不會習慣,也無法習慣這份恐怖。第二段副歌,輕盈的步伐不再,風騷地「Ahyiyayiyayiyaah」亦不再,就似踏入浮沙之中,舉步維艱。



這場惡夢,卻是城市內每一個人的必經路。眼前這個夢魘無處不在,即使這次僥倖逃脫,夢魘還會在下一個關卡的盡頭恭候。反正這是夢一場,反正最終也會醒來,何不用著心眼,識破夢魘那了無新意的板斧?

/繼續再睡再醒

惡夢美夢永不停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