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評流

【每週一篇.長篇樂評】章尾而:我們還是擺脫不了《Pretty Liar》by 閱評流

為了那三個字,等了一天又一天,但最終換來的,卻只是甚麼「行動比一切言語更有力」的屁話。



多麼糜爛的編曲,將本應冒起三千丈的無名火都給壓制下來,這就是《Pretty Liar》的特異功能嗎?不然的話,Hirsk的編曲,又豈會帶領著Bowie Ong的結他,病毒似的感染章尾而親撰、理應斬釘截鐵、乾淨俐落的旋律?



大概這個病毒,卻是來自章尾而自己,拖沓的旋律,不就是「暗裡很享受卻怕講出來」的最佳例證?明知這段感情、這些溫馨,是由一個個討論的謊話堆砌,我們卻可恨得不想狠狠敲碎。



明知只是羅生門的劇情,明知只是來自人間失格的節錄,但我們卻麻木得照單全收,繼續裝作花貓一般撒嬌。